• 周日. 5 月 19th, 2024

近代历史人物传记论文

李鸿章的历史地位

李鸿章和他生活的时代早已成为历史的遗迹。 然而,作为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人物,他在不同时期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言行更是鱼龙混杂。 因此,人们对他有不同的看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俗话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异”。

过渡时期的过渡人物

李鸿章“少年时为武士,中年为封建边疆,晚年洋务,一路上下”,驰骋在晚清的政治舞台上。半个多世纪了。 梁启超评价李鸿章“是为时局而造的英雄,而不是制造时局的英雄”。 李鸿章虽然很难担负“英雄”的称号,但他“因时局而造”、影响“时局”的进程却是不争的事实。

李鸿章活跃于政坛的日子,正值晚清社会从传统向现代、从独立国家向半殖民地社会的过渡时期。 恰逢其时的李鸿章成为“新旧边界中心崛起的过渡时代”的过渡人物。 时代造就了李鸿章,李鸿章也用自己的言行在时代的多彩画卷上深深烙下了个人的印记。 李鸿章的人生历程跨越了道、贤、通、光四个朝代。 他成为了将军并成为了首相。 他“驻扎北洋,远治朝政”,几乎涉及晚清所有重大历史事件。 作为清朝的“栋梁重臣”,他根植于封建主义却又倾向资本主义,忠于传统据点又颇具改革精神。 他的言行往往是新旧混杂、中西混杂,但对内“开创”与“开创”“跟随”是完整的,而对外则是反抗与妥协并存,所以有时是顺应时代潮流,有时又逆历史车轮。

用农民的鲜血染红你的王冠

李鸿章以儒生起家,凭借训练淮军镇压太平天国、“减灾”,“早遣新疆,赞伦”。 太平天国运动是封建没落时代农民群众用火与剑改变清朝现有统治秩序,建立“一统天下”的人间天堂的一次尝试。世界”在这个世界和在中国。 虽然他们向往的“天下一律”的人间天堂,实际上只能给自己套上一副带有光环的封建枷锁,但他们反对“鹰遍天下,豺狼咬人”,反对里面的人民残余。 。 清朝这种外侮辱国的统治,无疑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正义之举。 李鸿章维护了清朝的腐朽统治,镇压了太平天国,用农民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王冠。 自然,他违背了时代潮流,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推动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

李鸿章堪称洋务运动的领袖和旗帜。 洋务运动是时代的产物,是对外国殖民侵略和世界现代化浪潮冲击的积极回应,是近代以来中西文化碰撞融合的初步结果。 与同时代的洋务官员相比,李鸿章不仅对国内外形势和中国出路的认识比同僚更深刻,而且大量采用西方方法,推行了新的洋务政策,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无人能比。 他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正处于“千年未有之变”,遭遇“千年未有之强敌”。 掌管时事的人,应该知道变化和计划。”千万不要在“天国”的梦中睡着了,而不去想振作起来。为此,他提出我们要学习他斥责保守主义但不回避“人王”,主张改革“自强”,主张以以儒家伦理为原教,辅以西方盛世之术,主张“修前圣之制”与学习“外人之长”相结合,所谓“修千圣制”,即“革法”。所谓“博采众长”,就是引进属于西方“物质文明”的军事装备、机器生产、科学技术,企图借用西方资本主义的铠甲来保护清朝封建的躯体。 必须指出的是,他极力排斥西方“政治文明”,即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而只热衷于引进西方“物质文明”,即现代军事技术。 显然,他无法摆脱中国传统的农业社会,实现资本主义现代化。 然而,它毕竟造成了封建制度的裂痕,催生了中国的资本主义,从而使中国社会在传统向现代转型的道路上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加速中国沦为半殖民地

李鸿章早已跻身晚清“第一重外交家”之列,被当时人说“一生功过皆与戎平”。 外交的成败,自然取决于综合国力的强弱和外交政策的实施。 就综合国力,即军事、经济、政治组织实力而言,封建中国远远不如列强。 所以,清朝的威信一遇到列强的枪炮就灰飞烟灭了。 鉴于此,李鸿章明确指出:中外实力差距巨大。 大国拥有“比我们更强的武器和更好的技能”。 中国无法在战场上获胜。 因此,对大国不应轻言战争,而应奉行“克制”之策。 呈现出“中外和睦”的局面。 所谓“克制”,是指运用儒家道德规范,即孔子的“忠、信、敬”四字方针来“笼络”。 在应对列强欺凌时,他们首先讲道理,以虎谋皮的方式进行道德说教,实行中国传统纵横理论相结合的“以夷制夷”策略。横向联盟与西方均势思想; 对他们的权益做出一定的让步,以“驯服他们的本性”,达到“保卫领土、保护和平局”的目的。 李鸿章主张“抑官”策略的原因之一,就是要争取和利用和平环境“借法自强”,提前做好战争准备,希望“有机会”。自立,然后以战争取胜,以纪律巩固,以和平维持和平。” 从李鸿章“和平”外交的现实来看,有得有失,而且得不偿失。他指挥了1894-1894年的甲午战争,最终以失败告终,“他亲自与外国签订了一系列条约。此外还有《中日修约条例》、《中日修约条例》等少数平等条约。 ——《秘鲁友好通商条约》,其他诸如《马关条约》、《中俄密约》、《辛丑条约》等等都是屈辱国家的不平等条约。这些无能为力的屈辱条约标志着中国从独立国家沦为半殖民地,对此,李鸿章作为以慈禧为首的统治集团的重要成员,也是清末羞辱中国的外交政策决策的参与者和主要执行者。国家和权力的丧失,绝对是罪魁祸首。

颓废王朝的忠诚

李鸿章是清朝的忠臣。 他出身于崇尚宋学的官僚地主家庭,自幼接受严格的封建传统教育。 在他的心中,忠君的观念根深蒂固。 他认为君臣之位不可逾越,边境官员也不能“见朝廷踪迹”。 他与清廷相互依存、休戚与共。 他需要依靠清朝的皇权来维持地主阶级的统治,清政府也需要依靠他“保内安外,抵御外侮”来维持清朝的稳定。 他依靠清廷登上了权力的巅峰,清廷称赞他是中国的栋梁,声称“没有鸿章,就没有大清”。 他的悲剧在于,他看到清朝的统治岌岌可危,正如“漏水之舟以絮堵,巨楼以朽木支撑,倾覆而势不可挡”; 而当他“强大到足以消灭清政府,自立门户”时,他仍然“勤勤恳恳地侍奉皇室,绝无其他办法”。 他镇压太平天国,主张洋务新政,推行“和平军事”外交,都是为了拯救面临沉没的“漏船”和翻船的“广厦”。 他形象地把清朝比作“破房子”,把自己比作“画家”,声称“纸”只能“修复”,而不能改造“破房子”。 “管好它”,“送纸人”自然无事可做。 他为自己“无力回天”深深叹息,茫然地看着未来。

独特的性格特征

李鸿章具有独特的性格特征,他的性格特征是他的文化素质、心理状况和社会品牌的综合反映。 一是“全力为官”。 李鸿章的“欲为官”,意在争夺权力,帮助化解危机。 因此,他“自强至老,一日不辞”。 他精通“官术”,“善作内撑”,“宠幸宫廷”,“求宠求荣”; 他勇于做好本职工作,“不畏艰辛,不怕谗言”,“屈心抑志,忍耐至极”。 抵制非议,扶危济困。”二是“无学无术”。李鸿章曾自诩“一生不识空言,只知诚心做实事”不说空话固然是他的长处,但如果缺乏以“真知灼见”为基础的“真心实意做实事”,就永远达不到“扭转局面”的实际效果。直到晚年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后悔自己没有在壮年时学习。 我完全凭着傲慢之心,独断专行。 其实我没有基础。 现在真知无根。”(吴用:《庚子西手丛谈》卷四)三是“倚才,傲物”。 李鸿章入仕后,随着地位的飙升,权力的扩大,他的心态开始扭曲,感觉自己处于仙境。 他自夸那些拥护清朝“天下”的人“都比我强”。 他傲慢无礼,对同事不尊重,经常训斥下属,“尤其侮辱外国人”。 曾国藩看到李鸿章“近来很嚣张,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曾米扎警告说:“一旦身居高位,就应该时刻检讨自己”,“不要误会”。剑傲为品格。有品格的人,内心自立,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东西。” 不是狂妄。”(黄宇:《华岁人生安回忆录》)但说者是认真的,听者是轻蔑的。李鸿章还是老样子,“自信而狂妄”,“喜嘲讽,但那些四是“以利财驱群”。被同时代人誉为通达时事的李鸿章是一位儒家学者,但在受“西学”、“变革”的影响,他产生了异化儒家的倾向,注重“治国平天下”,忽视“修身为本”;他直言:“天下”。人流熙熙攘攘,每个人都是锋芒毕露。 我对别人没有帮助。 谁愿意帮助我?”(周赋:《宁宣闲语》卷一)功利既是李鸿章反抗官场的动力,也是他发动群众的一个工具。他“专注于实际应用。 凡是有谋略、有能力的人,都会受到赏识和提拔,道德伦理是次要的。”(王尔民:《淮军年谱》)李鸿章以功利主义为基础形成了一个群体,庞大的群体影响了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自然被人批评为“求财之欲驱群,有节之人不乐用,不恃急之,必败而误”。

写一部500字的现代历史人物传记

李鸿章简介

李鸿章:安徽省合肥市肥东人,家乡合肥市肥东市磨店乡群治行政村跳塘部。 其祖先原姓徐,明代从江西湖口石坝迁居合肥。 清初,因同镇李新庄无嗣,收养了许光明(英熙)四子许慎,取名李慎素。 这样算来,李辛庄是始祖,李绅是第一代祖,李鸿章是第八代祖。 《徐姓家谱》中的“名玉牌”是“福云庆生,波姬善发,广翔诗礼,燕代志向远大,长盛不衰,高才嘉玉,显德美,名孝”。朋友,开城玉英,梁氏必兴旺香。” 李氏祖先的谱系尚未确定。 1809年(清嘉庆十四年),首次编修《合肥李氏族谱》。 2006年第四次修订家谱时,合肥李氏家族又增加了十六个大字:“祖德积德,克绍辉煌,世系绵长,孝友为友”。相同的。” 李鸿章的父亲李文安的“文”是辈分“标准化”后的第一代。 李鸿章的兄弟从名字上加上名字的第三个字,属于“张”辈。 李文安是道光甲午科江南乡试第九状元,吴圩区试第十二进士,科举前三名。 他的六个儿子:含章、宏章、赫章、云章、凤章、赵庆,都走上了读书做官的道路。

李鸿章24岁考中进士,被授翰林院编修。 咸丰初年,他在家乡举行团练,抵抗太平军。 曾赴江西、湖南投奔曾国藩。 奉曾国藩之命,回家乡招兵买马,训练淮军七千人,率领刘铭传、周胜波、张树声、吴长清等人。 他分兵顺江而下,前往上海镇压太平军。 1862年,因“有功”被任命为江苏巡抚。 三年后,任两江总督,镇压捻军。 1870年,接替曾国藩出任直隶总督、北洋尚书。 他开始逐步执掌清廷的政治、军事、经济、外交大权。 1899年至1900年,任两广总督,授武英殿学士、文化殿学士。 他的执政核心是洋务,因此也被称为洋务运动的代表人物或创始人。

李鸿章先后创办江南制造局、轮船招商局、开平煤矿、漠河金矿、天津电报局、津渝铁路、上海机织布局等。 他还建立了同文博物馆,并派遣留学生出国留学。 他搞洋务运动的最初动机是创办军工企业,制造枪炮弹药、机器、船舶、水雷,主要是为了对付捻军。 但由于淮军武器装备的直接提升,使得淮军成为清军中一支装备精良、实力强大的军事力量。 后期,淮军实际上成为国防军。

在与列强的交往中,李鸿章认识到只有富国强军,才能积极推动官营商办军工企业的发展。 长期担任直隶总督、北洋通商尚书。 他位于北方最大的贸易港口天津。 他不仅在京级积极谋划北方防御和驻军,还进一步拓展外交事务,增加财政收入。 他还努力组建了一支当时堪称亚洲一流的海军,并在山东刘公岛扎营。 这支北洋舰队拥有各型战舰25艘,吨位4.2万吨。 由大沽港、旅顺港、威海卫港组成。 三角,守护着京城的海上门户。

李鸿章在外交上也有一段“辉煌”的时光。 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李鸿章作为中国特使,应邀前往俄罗斯出席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并访问了欧美国家。 3月27日(农历二月十四),李鸿章及其子李经芳、李经书等45名随行人员从上海登上法国轮船“埃纳斯特·西蒙”号。 第二天早上,他们离开上海,驶向东海。 穿过太平洋、印度洋和苏伊士运河,被“俄罗斯”号上等待的俄罗斯公爵马赫托姆斯基接走。 4月27日抵达俄罗斯黑海港口敖德萨,并搭乘火车北上。 李鸿章联俄迫使日本放弃对辽东半岛的主观愿望,就是要迫使俄、德、法三国迫使日本放弃对辽东半岛的占领。 他去俄国拜见新沙皇,并草签了《中俄密约》。 随后访问德国、荷兰、比利时、法国、英国、美国、加拿大,并向一些国家元首递交国书。 从太平洋经横滨回国时,他被日本侵华战争及其疯狂的割地赔款诉求所感动。 他拒绝上岸表达自己的不满。

当时,李鸿章是内阁中级别最高的文华宫学士。 他实际上掌管着清朝的外交、军事、经济大权。 他可以说是“二人(慈禧光绪)以下,万人以上”。 国内外称他为“李中堂”。 荷方演奏“千年李鸿章”彩灯。 李鸿章在诗中,实则流露了“大国使者”颇为得意的心境。这封信的墨迹是在100多年后的1998年从荷兰传到合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