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个人简介

今年41岁的柴国韦江山市长台镇长台村人。他是农民的儿子,也是木匠的儿子,他有一个梦想:雕刻两百个名人的木雕像,若干年后举办个人木雕展。

 

江山市长台镇是个古老小镇,狭窄而悠长的古街由南而北延伸,蜿蜒虬曲于一片老房子之中,虽然不见润滑的石子路,但古色古香的木板房依旧,打铁铺、剃头店,弹花匠、成衣店等古老手艺作坊依然在古街生息,老艺人恬静淡泊,坚守着身上最后的手艺,为这古老的街景增添着些许生机,犹如一幅淡然的山水画,温馨而又古朴。从古街由北而南,行约三百来米,再穿一条百米多长、两人相遇需侧身而过的小巷,一阵阵樟木清香扑面而来,闻香而寻,柴国韦,便沉浸在原木的清香里,不闻世间纷繁,一刀一笔,潜心于他的名人肖像世界。

 

  小小连环画,让柴国韦迷上绘画

 

以前,长台老街是小镇的经济、文化中心。柴国韦的童年,便在这富藏着文化底蕴的老街中度过,河卵石铺成的街道,记录着他快乐与艰辛,沿街星星点点的罗列着电影院、文化站、供销社等小镇有头有脸的单位,以及冒着袅袅的香气小吃店,都是他童心中的“天堂”,而最让他流连忘返的,是文化站,更确切地说,是文化站里的小人书——连环画。当时,柴国韦的爷爷奶奶,是文化站的图书管理员,这一得天独厚条件让他得到与其他小朋友不一样的待遇,柴国韦可以整天坐在图书室里翻看小人书。从看到临,从临到募,再到自己创作,柴国韦的童年就在这种无忧无虑中度过。

 

在他家老房子的墙上,各种各样的人物、山水、花鸟画,这些都是柴国韦童年的杰作,据他妈妈讲,纸上画画不过瘾,便把墙壁当作练兵场。从小酷爱美术,为现在雕刻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初中毕业后,柴国韦很想去美术学校学习画画,但因为家庭条件所限,未能如愿。于是只身前往上海等地做小工。1998年,凭着对艺术的执着、坚定和热爱,柴国韦结束了在外漂泊的生活,回乡师从本市石门镇溪底村毛金彩,学习浮雕技术。两年后,浮雕技艺已娴熟在手的柴国韦,又前往温州乐清市柳市镇学习圆雕,从事佛像雕刻。

 

在他的家里有个工作室,农村清静的环境适合潜心创作。从浮雕,到圆雕,再镂空雕;从字匾,到仕女,再到飞禽走兽,他都能一一雕刻的活灵活现。

 

  手工雕刻,难以维持生计

 

在乐清的两年,是柴国伟的艰苦岁月。他说,为了省钱,他和房东商量,将六楼楼梯平台用外面捡来的废木板装修成一个只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的小屋,当年,房东没收他房租,次年,以每年80元收取。那时一个青菜一元钱,饭也是五毛钱,柴国伟一个菜要分两顿吃,晚饭就买五毛钱的饭。

 

回到老家后,柴国韦正式开始刻木雕。起初从事佛像的雕刻,每天在家乐此不疲,雕刻成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佛像,可是,当他背着自己心爱的作品到市区销售时,一位专门从事佛像批发生意的老板给出的价格如当头一棒,自己辛辛苦苦花费数天雕出的一个佛像,只有百元,并且,市场上销售的佛像以红木为主,并且因为是机械生产,人工成本极低,传统的手工木雕根本无法与其竞争。他这种纯手工雕刻已经很难生存。

 

从乐清回来头几年,是他最困难的几年。父亲是个小包头,在建筑工地承揽建筑装修之类的活儿,起初,由着儿子的兴趣,但几年下来,看到儿子没挣到钱,也沉不住气,要柴国韦随他去做木工活,母亲甚至以分家为由,想中止柴国韦的木雕生涯,但执着的柴国韦没有放弃。柴国韦说,能坚持到现在,妻子对他的支持功不可没,据柴国韦相告,妻子老家在福建,除了刚结婚时,买过新衣服,之后便连续三年再也没有添过一件象样的衣服,直到2007年,妻子要回娘家,在柴国韦的劝说下,才给自己添了一套新衣服。

 

说到这里,柴国韦眼里已闪泪花,不无瞳景地对记者说:“等我有钱了,一定要带她去买很多很多的衣服。”

 

“同时,儿子的出生更给了我在家创业的决心。”柴国韦自豪地说,“儿子三岁时。就很懂事,每次路过超市想进去玩,他会对我说爸爸我想进去玩玩,不会买东西的。超市阿姨叫他买糖吃他回答说会蛀牙的,叫他买薯片他说要上火的,叫他买辣条他说有垃圾。”儿子也是柴国韦忠实的粉丝,每次完成的作品他是第一个欣赏者,“一方面孩子的眼光是最敏锐的,他能给我指出缺点说出客观的评价,另一方面也是我的良苦用心培养他的审美观,如果有这方面的天赋给他将来打下基础,儿子是我创作的动力也给了我创作灵感。”

 

  从当代名人开始练手,他想把自己练成一个肖像快雕手

 

佛像雕刻宣告失败,正当柴国韦垂头丧气时,叔叔一句话让他重新找到生活的坐标,“搞雕刻如做人,要踏实,要耐得信寂寞,切忌浮躁。”,叔叔说,现在市场上各类花鸟、佛像雕刻随处可见,而人物肖像几乎没有。他放弃千人一面的佛像雕刻,改攻肖像创作。

 

头一个肖像是,雕好后给邻居看,大家都觉得象极了,这无疑是给他最大的鼓励。可接下来,先雕谁,给他出了难题,因为农村人很迷信,乡邻们都觉得这类肖像都是人死后才可以雕,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也不肯做他的模特。这时,一位朋友的提醒让他有了雕刻对象,当代名人。

 

柴国韦雕出的这些名人,从来没有谋面过,都是从电脑里找出名人或明星的图片,越雕越象,越雕越快,从起初的半个月一个肖像,到现在的两三天就可以成品,并且个个栩栩如生,神形兼备。前年,江山市区一位个体老板得知后,专门让柴国韦为其雕刻一个全身肖像,当他接过雕肖像的第一笔收入时,那开心劲儿不亚于几岁孩童。

 

柴国韦最满意的是几个衢州籍明星肖像,如周迅、何晴,去年9月江郎山申遗成功庆祝大会上,周迅来到江山,柴国伟想把雕好的周迅木雕像送给她,在庆典会场被保安拦下了,没能送成,在傍的一位衢州媒体记者说等庆典结束,可能要当面采访周迅,愿为柴国韦代送,但也没有如愿,他只能怀揣着周迅木雕肖像,怏怏而回。

 

柴国伟说,木雕让他感受到了创作的快乐,但生存需要钱,创作和生活应两驾并驱,目前,他每年有一万多元的收入,相信凭自己的信念会慢慢好起来,但不管如何,木雕,他将作为毕生的追求,一直坚持下去。

 

(源:江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