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为什么这个现代人物在一些人眼中从民族英雄变成了历史罪人

在中国近代史上,林则徐大概是最受赞誉的历史人物之一了。 一百多年来,林则徐的民族英雄地位虽然始终如一,但评价的侧重点却截然不同。 从最初的“镇压夷狄”的先锋,到后来依靠群众抗击侵略,维新派称赞他学习了西方的“专家技艺”。 ”,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评价“睁眼看世界”为开放先锋。这个样貌不能说是一成不变,这个地位不能说是崇高……

然而近年来,随着思想的开放和学术研究的进一步深入,林则徐的历史形象逐渐被颠覆。 甚至有激进的观点认为林则徐是“历史罪人”。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林则徐愚昧无知。 在广东禁烟期间,他没有与坚决反对鸦片贸易的英国政府全权代表查尔斯·埃利奥特合作,这使得清政府的禁烟运动失去了在和平状态下成功的可能性。 一系列无视现代文明基本准则的愚蠢错误决策,引发了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战争,并从华南蔓延至南京。 最终是《中英南京条约》的国耻!

那么,历史上的林则徐形象哪个更真实呢? 愚昧无知的满族封建大臣,还是传统意义上的有进取心的政治家?

首先,作为传统形象中的改革者,林则徐是不合格的。 真正的林则徐并不像有些书上写的那样睿智威武,是“第一个以海外视角看世界的人”。 作为一等官员,他已经拥有足够的权力和能力,但他没有改革的实际行动,甚至没有公开宣传。 当两广总督徐光进上书问林则徐如何制夷时,林则徐回答说:“民拥可用”。 这无疑是高调而空谈。 根本不谈改革,更看不出任何变革的新气象。

事实上,林则徐是传统士大夫阶层的精英代表。 正如士大夫一贯主张的那样,林则徐既不肯屈服于外来的屈辱,也不积极主张变法。 后来有的批评者直言不讳地指出:他仍然认为自己的名誉比国家大事更重要。 他让主持清朝的士大夫们睡在了梦里。 他让国家越来越弱,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名誉来与落后的时代竞争。 人们奋斗。

由此,林则徐的形象也分为两部分,一是士大夫心目中的林则徐,二是真正的林则徐。 前林则徐是镇压的领军人物,屡战屡胜。 他用的方法都是中国古代的方法,他的失败是投降派造成的; 另一个真实的林则徐,他知道中国落后于世界,但他不想让人们知道; 他无法让“向西方学习”成为一种社会舆论和行动。 相反,林则徐却要掩盖自己的思想和行动,让中国人民一直存在于一种迷幻的幻境之中。 在这种幻觉中,林彪自己的形象得到了维护,但一个民族落后崛起的机会却被耽误了。

林则徐犯下的另一个让他的“历史对手”吃尽苦头的错误,就是他对禁烟令的严厉态度,直接引发了鸦片战争,导致中国国运百年衰落。

不得不承认,林则徐的广州戒烟条款有激烈的一面。 没收烟膏和烟具很快就沦为形式主义。 就连林则徐的爱国伙伴、反吸烟同志邓廷桢也早已看透了这一点。 学者们普遍认为鸦片泛滥是海军隐瞒造成的。 林则徐随后打算杀掉海军总司令韩肇庆手下的1000人,以表达民众的愤怒,但邓廷桢却出现了。 由于邓与林则徐公的密谈,原本准备被处以死刑的韩肇庆被免职。

另一方面,以禁烟政策闻名的林则徐,晚年也同意允许大陆种植和生产鸦片。 他反对的是,中国人吸洋烟,不喜欢本土烟,进而造成白银外流。 同治十三年(1874年)二月,林则徐说:“我鄙视大陆种植罂粟无益于事业,所恨的是大陆人民沉迷于洋烟而不是洋烟”。当地的香烟。”

就禁烟而言,林则徐的主张与春秋时期齐管仲倡导和实行的盐铁专卖制度类似,只不过是以国家垄断的方式来打击中外人士。商人并把鸦片贸易的利润收入清国库。

林则徐禁烟时期,还有一个鲁莽的做法,就是要求外商没收鸦片后写下保证书,以后不再携带鸦片。 违者将被处以死刑。 起初,外商愿意亲自写一份保证书,但林则徐要求保证书不仅对签字人有效,而且对船上所有人有效。 也就是说,如果船东签署了这份保证书,就等于为今后自己船上的所有人签署了一份“生死宣言”。 结果对方拒绝了,导致矛盾进一步激化。

与之前的假设相反,英国政府并没有否认中国禁烟的权利:英国认为鸦片贸易合法化对中国有利。 然而,英国政府对此没有任何主张,因为他们无权主张。 如果中国政府愿意,完全有权禁止鸦片进口。 从事禁止贸易的英国臣民必须自行承担后果。

1840年初,林则徐奉命正式关闭港口,切断中外一切贸易。 这项全面禁止所有贸易的禁令已经持续了四个多月。 冲突的焦点不再是鸦片问题,而是闭关自守与自由贸易的冲突。 实行炮舰政策的清政府和英国政府已经到了不通过战争就无法解决分歧的地步。

当然,鸦片战争实际上是中英两个帝国国家利益冲突的必然结果。 它不会因为有一位坚决反对鸦片贸易的英国政府全权代表和一位善意的中国钦差大臣而改变。 把鸦片战争和中英南京条约的爆发给中国带来的耻辱完全归咎于林则徐,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林则徐曾有过变法机会却错过的说法也是不可靠的。 在当时整个封建文人阶层中,林则徐的许多观点和主张已经相当“前卫”,他“开眼界”的美誉绝非一句空话。 林则徐的“只是不作为”更多的是他当时所代表的知识精英的无所作为,或者说他们没有“落后、被打”的有预谋的痛苦经历。 清醒过来吧。 作为后人,对思想尚处于现代化和启蒙前夜的林则徐如此要求,显然是不公平的。

时代变了,开始有更多的声音来评论林则徐。 但也有人用棍子将林文忠公打倒了。 硬说他是民族罪人,有点没有道理。 毕竟,他只是19世纪中叶的一个士大夫,而不是今天拥有博士学位的领导干部。 如果硬说他有改革开放的自觉性,有扭转局面的手段,那就太苛刻了。 所以,与其说他这个人,不如说那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