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25th, 2024

金日磾(日音“mì”,磾音“dī”)(前134~前86),字翁叔。本名为日磾,汉武帝赐姓金,故称为金日磾。原是匈奴休屠王的太子,西汉元狩年间(前122年—前117年)霍去病奇袭休屠王,休屠王被杀,年仅14岁的金日磾随昆邪王投降汉朝,沦为官奴,被送到黄门署饲养马匹。后升马监、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赐姓金,深受宠爱,以功拜车骑将军。武帝去世时,与霍光、上官桀和桑弘羊共同受到遗诏辅政。后元元年,揭发侍中仆射莽何罗和重合侯马通兄弟谋反有功,被封为侯,官至太子太傅,其子孙世受封侯,卒谥敬。

金日磾墓,在兴平市南位镇道常村西北,霍去病墓东侧,约100米处。形状圆形,高为11.93米,东宽41.2米,西宽41.9米,南长35.5米,北长36.3米,封土18748立方米。占地面积1479.08平方米。

生平简述

据《汉书•地理志》载,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驻牧地在今甘肃河西走廊的张掖、武威一带,元狩二年(前121年),汉朝政府为控制河西走廊,打开通往西域的道路,汉武帝派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兵出击匈奴,过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东南)入匈奴地境千余里,生俘浑邪王儿子及相国、都尉等,缴获休屠王祭天金人。同年夏,霍去病再度西征,过居延泽(今内蒙居延海),攻至祁连山,俘匈奴三万多人,使匈奴西部贵族损失惨重。匈奴单于鉴于浑邪、休屠二王损兵失地,无力维持西部地区的统治,准备予以惩处,结果引起匈奴西部贵族内部,浑邪王杀了休屠王,率众四万降汉,金日磾因父亲被杀,与母及弟伦被没为官奴碑,送往后宫养马,时年仅十四岁。

青年时的金日磾,凭借他的聪明才智以及笃实忠厚的性格,在国破家亡,寄人篱下的逆境中,审时度势,观察时变,开始了他的活动。

首先,他自以为是“外国人”,胡、汉有别,在行动上处处小心谨慎、谦恭俭让。如元狩二年秋(前121年),武帝游逸宴乐,召阅诸马,后宫佳丽粉黛陪伴两侧,金日磾等人牵马过殿下,牵马者无不斜目侧视,唯独金日磾不敢抬头,加上他体形魁伟,容貌壮严,马又养得高大肥美,引起了武帝的注意。当武帝问到他的家世和经历时,他谈吐自若,对答如流,更加得到武帝的赏识,当天被拜为马监,不久又迁升为侍中、附马都尉、光禄大夫。金日磾在任职期间,忠于职守,“未尝有过失”,武帝非常信任,“赏赐累千金,出则骖乘,入侍左右”,成为武帝身边的一位重臣。

其次,金日磾由于受到汉族先进文化的熏陶,常以忠孝礼义整齐家风,并以此来笃敬寤主。如后元二年(前87年)正月,他的母亲病逝,武帝为表彰其“教诲两子,甚有法度”下诏在甘泉宫壁上画成图像,署名日“休屠王阏氏”,每当金日磾入宫看到画像时,总是哭拜在地,表示怀念。

他的长子幼年时生活在宫内,武帝非常喜欢,一有空间便和他逗趣嬉玩,人称为“弄儿”。弄儿年长后与宫女嬉戏,被金日磾看见,“恶其”把他杀了,武帝得知后大发雷霆,指责金日磾不该如此行事。当金日磾如实申述了杀弄儿的缘由时,武帝不禁悲伤流泪,并在内心敬佩金日磾。

金日磾在武帝左右数十年,循规蹈矩、目不忤视,“上赐出宫女不敢近,上欲纳其女后宫,不肯,”始终把谨慎从事作为上恪守的信条。所以,当武帝病势垂危嘱托霍光“以辅少主”时,霍光首先推荐的就是金日磾。然而,金日磾深知霍光的为人,更了解汉武帝器重他一方面是为巩固汉匈战争的胜利成果,稳定封建统治秩序;另一方面是通过对他的宽厚进一步加强各民族的团结融合,完全是出于上的需要。因此,他对霍光的举荐,谦让地说“臣外国人,不如光,且使匈奴轻汉矣!”这说明金日磾在处理国事与个人升迁问题上是非常明智而有远见的。他从维护多民族统一的国家的根本利益出发,对汉武帝忠心耿耿,笃敬不忤,所以,武帝最后采纳了他的建议,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拜金日磾为车骑将军,“授以后事”。昭帝即位后,金日磾辅政仅一年,于始元元年九月病逝于长安,依据武帝遗诏封为秺敬侯。

金日磾在汉朝政府供职近三十年,由于他“累著忠孝节,而笃慎克让有足多者”,所以在他一生的活动中是颇有政绩的。

史料记载

1、《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

金日磾字翁叔,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也。武帝元狩中,票骑将军霍去病将兵击匈奴右地,多斩首,虏获休屠王祭天金人。其夏,票骑复西过居延,攻祁连山,大克获。于是单于怨昆邪、休屠居西方多为汉所破,召其王欲诛之。昆邪、休屠恐,谋降汉。休屠王后悔,昆邪王杀之,并将其众降汉。封昆邪王为列侯。日磾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矣。

久之,武帝游宴见马,后宫满侧。日磾等数十人牵马过殿下,莫不窃视,至日磾独不敢。日磾长八尺二寸,容貌甚严,马又肥好,上异而问之,具以本状对。上奇焉,即日赐汤沐衣冠,拜为马监,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日磾既亲近,未尝有过失,上甚信爱之,赏赐累千金,出则骖乘,入侍左右。贵戚多窃怨,曰“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上闻,愈厚焉。

日磾母教诲两子,甚有法度,上闻而嘉之。病死,诏图画于甘泉宫,署曰“休屠王阏氏”。日磾每见画常拜,乡之涕泣,然后乃去。日磾子二人皆爱,为帝弄儿,常在旁侧。弄儿或自后拥上项,日磾在前,见而目之。弄儿走且啼曰“翁怒”上谓日磾“何怒吾儿为”其后弄儿壮大,不谨,自殿下与宫人戏,日磾适见之,恶其,遂杀弄儿。弄儿即日磾长子也。上闻之大怒,日磾顿首谢,具言所以杀弄儿状。上甚哀,为之泣,已而心敬日磾。

初,莽何罗与江充相善,及充败卫太子,何罗弟通用诛太子时力战得封。后上知太子冤,乃夷灭充宗族党与。何罗兄弟惧及,遂谋为逆。日磾视其志意有非常,心疑之,阴独察其动静,与俱上下。何罗亦觉日磾意,以故久不得发。是时,上行幸林光宫,日磾小疾卧庐。何罗与通及小弟安成矫制夜出,共杀使者,发兵。明旦,上未起,何罗无何从外入。日磾奏厕心动,立入坐内户下。须臾,何罗袖白刃从东厢上,见日磾,色变,走趋卧内欲入,行触宝瑟,僵。日磾得抱何罗,因传曰“莽何罗反”上惊起,左右拔刃欲格之,上恐并中日磾,止勿格。日磾捽胡投何罗殿下,得禽缚之,穷治,皆伏辜。繇是著忠孝节。

日磾自在左右,目不忤视者数十年。赐出宫女,不敢近。上欲纳其女后宫,不肯。其笃慎如此,上尤奇异之。及上病,属霍光以辅少主,光让日磾。日磾曰“臣外国人,且使匈奴轻汉”于是遂为光副。光以女妻日磾嗣子赏。初,武帝遗诏以讨莽何罗功封日磾为秺侯,日磾以帝少不受封。辅政岁馀,病困,大将军光白封日磾,卧授印绶。一日,薨,赐葬具冢地,送以轻车介士,军陈至茂陵,谥曰敬侯。……

赞曰:金日磾夷狄,羁虏汉庭,而以笃敬寤主,忠信自著,勒功上将,传国后嗣,世名忠孝,七世内侍,何其盛也。本以休屠作金人为祭天主,故因赐姓金氏云。

2、杨守敬、熊会贞《水经注疏•卷二十四》

瓠河又东迳秅县故城南,《地理志》济阴之属县也。褚先生曰:汉武帝封金日磾为侯国,王莽之万岁矣,世犹谓之为万岁亭也。

会贞按:《汉书•霍光传》,武帝遗诏封金日磾为秅侯,《日磾传》,日磾昭帝少,不受封。岁馀,病困,光白封磾,卧受印绶,一日,薨。则《褚表》以为武帝封者,就遗诏言也,《汉表》以为昭帝封者,就日磾受封言也。惟《昭帝纪》称日磾始元元年薨,《表》谓始元二年封,则误矣。

3、《中原音韵•正语作词起例》

《汉书》:东方朔滑稽,“滑”字读为“骨”。“金日磾”,“日”字读为“密”,诸韵皆不载,亦不敢擅收,况不可押于韵脚,姑录以辨其字音耳。

世系图

参考王震亚《西汉少数民族家金日磾及其家世》

国学网老秦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