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6 月 15th, 2024

陕西神仙张至正国学名家还是道家掌门

admin

11 月 15, 2023 #国学名家

我是张至正,也叫安连子,是全真道教的主要推动者,和许多道友一起克勤克俭、艰苦奋斗,修复了铁瓦殿、云盖观等历史道观。可是随着山上人数越来越多,那些老旧道观已经不敷使用了。所以我提议将山上另外开一个场所,供更多修行者居住。在带领一帮道友下,我们来到了一片人烟稀少的森林原野。那里四面环山,大树繁茂,灌木丛生,一片茫茫的林野,看得人心惊胆颤。但是我没有退缩,苦战了许多日夜,终于在这里建了一座宏伟的新道观——双峰观,又称铁钟坪。我和道友们历时十多年,在这里打造了八座殿堂,塑造了许多神像,搭建了一百多座房屋,还提供了居住条件给一百多名寺庙随从。这座道观成为天竺山最大的宗教活动中心,也因此我被誉为这座道观的始创祖师。此外,我还领导了修耕荒地几十亩,在那里解决了道众的食物来源问题。我——张至正道长——不仅擅长在修道方面耐心而勤奋地工作,而且在医术上也颇具匠心。无论患者贫富贵贱,只要求治病,我都倾尽全力,无所求回报。在道观中,我白天忙于主理庙务,晚上则用于宣讲道理,传承道教的知识。我常对道友提醒道:“如果你想要修仙,必先要先学会做人”,因为“道”是道教信仰之根基,任何事情都要听从道义的指导,遵守规条并尽自己的职责。同时,我们需要通过自己的生活点滴来体悟道的内涵,修养自己内在的优秀品质,才能真正达到与天人合一。

除此之外,我还强调实行“清修”和“奉戒”,因为基于老子道家哲学的“黄老清静无为之道”,我们能够在修道修身的道路上追求清静自。戒律是我们修道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因为我们通过奉行戒律来确保自己的言行端正合规,远离世俗的污染和干扰。正是这些信仰和行为准则,让我一生中始终秉持谦和、助人为快的原则,甚至经常将书读为行,守律为常,以身作则做出良好的榜样。

我于1956年作为商洛地区道教代表参加中国道教协会筹备委员会会议,并在次年被选为山阳县人民代表。我——张至正道长——在1937年军队转战商洛的时候,曾经为帮助和保护力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当时,我们八路军从湖北汉口行进到延安会师,其中,李先念带领的一支300人的队伍在转移中与主力失去联系。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他们通过漫川关走山路来到天竺山双峰观。我热情地接待了李先念同志和他的队友们,并将他们隐蔽在离双峰观不远的“月亮洞”里达半个月之久,为的是避免遭到清剿。在他们离开之前,我还特意为李先念换上了道袍,并为他们提供了后续的帮助和支持。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彼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终生难忘。

与李先念一起行动的还有王飞、张德松、尤金花、吴世安、郑志花等人。由于我接待和救援了八路军,之后,我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和屈辱。但我却从未有过半点怨言,因为我的信仰告诉我,作为一个道首先应该有爱国之心,然后才能思考爱教。这一场抗战的胜利是用无数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所以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更不能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们。在我临终之际,我一直告诫我的弟子们,“充满敬畏之心,尽可能地为社会做出贡献,爱护和平,珍爱生命”这是我一生坚守的信仰。

我——张至正道长——始终热爱自己的祖国,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我曾在1960年被错判为反革命而被关押,过着长达16年的牢狱生活。但即便如此,我依然深信道教的内涵和准则,日夜修习道家内丹,使我的道行更加坚实高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重新恢复,天竺山道教场所也重新开放,我的诬陷案件也得到了彻底平反。无论处在逆境还是顺境,我的信仰和原则从未改变,我始终信仰虔诚,爱国爱教。这一精神和信仰准则,应该成为每一个道徒学习和追随的榜样。

这篇文章来自天竺山道观的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