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6 月 15th, 2024

中国近代史人物论梁启超.doc

论中国近代史上人物梁启超. 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 他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历史舞台上最活跃的启蒙思想家和政治评论家。 他的思想对中国近代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 以下是《研究》编辑推荐的中国近代史人物关于梁启超的文章。 我希望你喜欢它! 中国近代史上人物谈梁启超上篇:《略论梁启超的新民思想》 摘要:梁启超的《新民思想》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第一次系统地系统地阐述了梁启超的思想。阐述了“人的现代化”的重要启蒙主题。 他论述了“新民”作为救国之计,提出了现代社会条件下民族性和传统文化的文化转型。 重构这个问题在今天也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梁启超新民思想启示 梁启超的“新民”思想是对中国现代哲学的独特贡献。 他用“新民”理论回答了近代中国如何培育和塑造近代中国理想人格的现实问题。 “新民”一词出自《大学》——“大学之道在于明德、新民、至善”。 梁启超的“新民”思想总体上是希望通过启蒙工作,把人民培养成为具有新型人格的公民,进而实现人的现代化和社会的现代化。 一、梁启超新民思想的发展和内容 十九世纪末,晚清社会在物质和制度层面的“现代化”,伴随着洋务运动的破产和“八九八”的失败。改革”,这一进程趋于停滞。 中国现代化运动的不幸命运,引起了进步人士更深层次的思考。

梁启超流亡日本后,一方面广泛学习和研究西方资产阶级的社会政治理论,另一方面深刻总结维新运动失败的原因。 在经历了痛苦的思考过程后,他逐渐认识到,近代中国由于文化意识改革缺失而造成的国民性的薄弱,才是中国当前问题的根源。 梁启超由此将中国人对现代文明的认识提升到了“精神文化”的层面。 紧接着,梁启超发表了《新民论》、《新民论》等一系列有影响的文章,这也奠定了他的“新民思想”的基本理论框架。 这一理论的出发点是引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政治理论,批判封建专制制度对国民心理的摧残,从而净化国民奴性,提高国民素质,进而为资产阶级培养合格的公民。民主政治。 梁漱溟明确指出,“于伟的新民论,就是探究我国人民腐败堕落的根源,并与其他国家发达进步的人民进行比较,使人民知道疾病在哪里”。是。” 他认为“新国家”首先要有“新人民”。 他说,“如果有新人,何必担心没有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呢?” 梁启超把“新民”作为当今中国的首要任务,指出“人的现代化”对“社会现代化”的重要性。 梁启超的“新民思想”为贯彻“新民道”,主要做了以下两件事。 (一)猛烈批判封建专制制度和封建道德,帮助人民摆脱封建主义的束缚,培养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 梁启超认为,封建社会的专制制度是造成国民道德缺陷、国民性格弱化的罪魁祸首。 他还列出了专制制度的十大罪行,指出正是这些罪行使人民沦为奴隶,养成了“奴隶制”的道德。 因此,他主张“毁灭主义”,主张用严厉的手段彻底铲除封建主义及其一切附属物。

他还指出了我国国民性的种种缺点,认为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造,而争取自由、解放思想、彻底决裂封建道德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 梁漱溟极力歌颂自由。 他说:“自由是世界的公理,是生活的必备工具,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使用的工具。” 他希望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有“不自由,毋宁死”的决心,直面几千年的专制统治。 制度和奴隶制宣战。 同时,梁漱溟还号召人们弘扬我国古代尚武精神,做到自爱、自主、自立、自立、自牧。 这些都是中国人应该培养的新道德。 他认为,中国人只有具备了这样的自由精神和新道德,才能摆脱传统道德的束缚,成为真正具有独立思想和完整人格的“公民”。 (二)引进西方资产阶级社会理论,并与中国传统思想进行比较,使人民了解当前国家问题的根源,进而能够“自警自强”。 梁启超在“新民思想”中持有非常开放、包容的文化态度。 他主张“国性改造”要“学习西方各国自力更生的方式,选拔他们的长辈,拿他们来弥补我们所没有做到的”。 由此,梁启超从1899年至1903年在《清异报》和《新民丛报》两本刊物上共发表文章和专着80余篇,进行启蒙宣传。 他向人民广泛介绍西方资产阶级的各种理论和学说,极力宣扬民族主义、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民权等资产阶级思想和精神。 梁启超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用资产阶级的思想和道德精神来“医治中国的时弊”。

梁漱溟通过比较中西方政治思想、伦理道德的差异,主要向中国人民介绍了资产阶级的“国家论”、“自然人权论”和“三权分立论”。 他指出,公民要有民族意识形态,培养忠国不忠朝廷的观念,克服千百年来存在的“束缚”,养成服从人民利益的“公德”。群组。 他阐述了义务与权利对等的思想,激励公民奋起反抗专制制度,捍卫自己的权利,追求自由民主。 梁漱溟还参考西方资产阶级理论,构建了“新民思想”体系,其目的是“开民智,新民德,鼓舞民力”。 这一理论触及社会现代化问题的核心——精神文​​化现代化。 二、梁启超“新民思想”的评价“新民思想”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出现符合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逻辑。 作为中国近代第一场启蒙思潮的核心内容,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社会影响。 由于时代和阶级的限制,梁启超在论述新民思想时也存在一些谬误。 梁启超强调教育新人,但他把革命与教育的辩证关系割裂开来,没有把改变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专制制度与新人结合起来。 因此,他对新人的教育无法在现实中实现,也没有找到成功的方法。 中国的新民之路。 同时,其思想上的局限性还体现在没有将民主与民族主义有机地结合起来,从更高的层次上探索新人民道路。 但不可否认的是,“新民思想”理论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内涵,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我们对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深入思考。 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在今天仍然具有很大的意义。 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第一,准确把握新民思想有利于我们认清历史。 中国社会的变革未能培养出像西方那样庞大的社会中产阶级,比如代表新生产力的西方公民阶层。 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变革、朝代更迭,通常都是通过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来实现的。 但农民起义从来不是公民,也不是新生产力引发的革命。 西方工业化国家已经诞生了庞大的公民阶层,而中国社会中仍然处于被剥夺地位的人却是农民的绝对多数。 他们的生活条件仍然是贫穷、弱小、愚昧、分散。 即使有进步,也主要是因为当时统治阶级的让步或妥协。 梁启超看到了人民的“奴性”,于是开始宣扬西方自由民主主义,倡导新民,塑造人民自由、独立、平等、尚武的精神。 他虽然未能为中国创造新人,但对当时的民众启蒙起到了重要作用。 角色。 第二,准确认识新民思想有利于我国民主建设和文化建设的发展。 梁启超对新道德标准的阐述以及对自治、公共道德和“惠民”责任感的重视,直接影响了这一时期的先进知识分子及其所从事的民主教育建设。民国时期,民主教育的新宗旨受到“新民思想”的影响,吸收了其私德和公德的思想。 为了实现民主教育,使受教育者成为社会的主人和积极主动的现代公民,这些有识之士十分重视培养受教育者的公共道德意识、民族意识和自治意识。

文化的演变和发展是不断的。 正如市场经济作为与资本主义天然联系的产物,在社会主义框架下也能获得新的活力一样,新民思想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框架下依然适用。 能够赋予时代价值,有利于中国特色民主政治和文化建设。 因此,批判继承梁启超的“新民思想”对于塑造新型建设者的思想道德、实现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1]梁启超. 十大民族活力论[A],隐兵士文集(1)[M]. 北京:中华书局,1996.[2]梁启超。 中国弱点溯源论[A],银冰石集《冰室集》(1)[M]. 北京:中华书局,1996.[3]梁启超。 中国五十年变迁概论[A],冰室珍藏(一)[M]. 北京:中华书局,1996.[4]梁启超:新民论[A],冰饮室文集(6)[M]. 北京:中华书局,1996。 作者简介:陆耀伟,男,湖南人,湘潭大学中国哲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管理与政治哲学。 点击下一页查看更多中国近代史上人物关于梁启超的文章。 中国近代史人物论梁启超第二部分《梁启超论国家的“精神”》内容提要:梁启超赋予国家一种内在的“精神”,似乎让国家“活”起来。 国家“精神”有法律、主权和文化三个外在表现。 它们是梁启超有机国家观的自然结果,在梁启超政治思想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梁启超通过赋予国家不可或缺的“精神”,旨在解决内部统一和外部独立两大问题。 从具体的历史角度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梁启超的民族“精神”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关键词:梁启超; 国家; 精神。 冯契认为梁启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他受到西学自由和理性权威的影响,强烈要求培养独立、自由的人格,反对奴性,但他却陷入了片面主义,导致唯心主义。” [1](P162)从以下意义上来说,冯契是对的,而且更有证据支持他的判断:梁启超不仅认为作为自然人的公民个体应该具有“独立自由的人格”,而且“反对奴性”。 ”,而国家也应该具备这些特征。因为在梁启超看来,国家是一个有机体,是一个类似于有机体的自然人。就像一个自然人一样,梁启超赋予了它一种内在的“精神”,这似乎是一个有机体。精神是无形的,与形式相对应。与形式相比,梁启超更注重精神:“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精神存在,则形质自生。” 精神不存在,形质不附。”[2](P267)它的名称很多,最典型的是三个:活力、灵魂、国性。这三者充分体现了拟人属性。梁启超的国家观——有机体。这种有机精神是在一定的时代条件下提出的,它使梁启超解决了他要解决的两大问题:内部统一和外部独立。一、国家“精神”的体现正如人不可缺少的“精神”一样,梁启超认为“精神”也是国家所必须的。

其表现形式是法律、主权和文化,梁启超分别称之为“元气”、“灵魂”和“国民性”。 (一)规律与活力。 精神就是生命力:“所谓精神是什么?就是人的生命力。” 梁启超在很多地方提到“元气”。 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1899年的《十大民族活力论》中。在这篇文章中,他认为活力是人民和国家共有的:“爱是伟大的东西,闻之无声,无形之物,不可借用”。如果它茂盛生长,它就能保护地球,塑造万物,毁灭一切。” 而若是被压制的话,它就会骤然缩小,消失不见。 它是一个东西,时而进,时而退,时而盛,时而枯,时而脏,时而盛。 不知是否是天造地设? 它是人类创造的吗? 虽然,人类拥有它并且它是与生俱来的。 ,没有它就会死,有它就会生存,没有它就会死。 没有安心,有安心,临死的时候还能活,死的时候还能活下去。 如果没有它,即使你还活着,你也还是死了。 ,每一个都存在,但实际上都消亡了。 这个东西没有名字。 曰元气。”又曰:“故曰:国必立于天地。 国家的建立是什么? 这只是人民。 人就是这样。 基础是什么? 就是气。”1910年,在《读日本大隈伯爵? 在《建国五十年史》中,他再次指出,一个国家没有活力,就不能生存:“我国的战略是:与其他国家一起观察。 士人适清。 精神不是一种形式。 其意无踪。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活力。 如果失去了特性,生命力就会受到抑制。 虽地广人广,却无用处。 因此,这个的重要性并不重要。 不小心。”[3](P2101)那么,这种神秘的生命力到底是什么? 1901年6月,梁启超在《制宪会议》中给出了答案:“什么是宪法? 想要永远建立它是很困难的。 宪法是一个​​国家的全体人民,无论是君主、官员还是人民,都必须遵守的东西,是国家一切法律法规的根源。

从此以后,无论颁布什么命令、法令,凡是改变的人,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宗门。 西班牙语原文是THE CONSTITUTION,意思是活力。 宪法是一个​​国家的生命力。 ”[4](P405)可见,元气即法,而法无国则不存在:“故有国则有法,无国则无法”。没有国家;”(2)主权与灵魂。主权与法律可以说是同一件事:“主权若表现在外,则称为法律”[5](P265)。因此,精神也是主权,并存。与国家:“谁是主权? 它是最高的、至高无上的、唯一的、不可分割的,具有强制力,不可逆转。 服从人民意志的人。 这个主权与国家成立同时存在。 梁启超在其著名文章《宪政概论》(1910)中,主张国家三要素论,认为国家由三部分组成:第一,国家必须有一定数量的土地;第二,国家必须有人民;第三,国家必须有权力。前两者是“领土和国民,是有形的要素”,后者是“统治力量,是无形的要素”。“这三者合二为一”。梁启超特别把无形要素的主权称为国家的“灵魂”:“夫人,有形要素有三十多种本质,无形要素有灵魂。 一切元素合而为一,不可分离,心在王府,官犹听命。 ”[6](P2055)(3)文化与民族性。精神的第三个名字是民族性。梁启超甚至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题为“民族性”。在这篇文章中,梁启超指出,民族性是一种它是国家不可缺少的元素,它像国家的生命力和灵魂一样与国家共存、消亡:“国家必须存在,立于天地之间。

建国的理由是什么? 我没有给它起什么名字,但它叫民族性……如果根本没有民族性,从一开始就无法建立一个国家; 国民性不成熟、不完整,即使立了,国家也不坚固。 建国后不再设立。 失去民族性,国家就会灭亡。 ”[7](P2554)那么“国民性的果实是什么? 是什么导致它形成,又是什么导致它变质? 何以昌盛,何以玷污?”国民性也与“无名”相同。国家的生命力和灵魂是相同的。“国民性是无法具体指定的,我们梁启超所说的“具体事项”,虽然“具体的不可提及,但具体的可略述”,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国语,二是一是民族宗教,三是民族风俗习惯。 “三者结合起来,似乎就能看出国民性了。” 从他提到的三项来看,民族性就是文化。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