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6 月 13th, 2024

傅元天道长 中国道教协会第五任会长

admin

11 月 8, 2023 #国学名家

傅圆天(1925-1997),俗名傅长林,四川省简阳市九龙场人。生前为全国政协、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学院院长、四川省政协、四川省道教协会会长、道教全真派第二十三代方丈大律师。

傅圆天生于十四年(1925)5月26日,四川省简阳县(现为简阳市)九龙场人。大师幼年体弱多病,家境贫苦,只上过短期小学,其父母均信奉道教。三十四年(1945),20岁的傅长林因家中衣食艰难,乃遵从母命,到四川省灌县水磨乡(今属汶川县)黄龙观出家,拜张永平道长为师。年轻的傅圆天清修与劳作并重,伴着黄卷青灯,刻苦学习文化知识,精勤钻研教理教义,度过了10年时光。1955年,30岁的傅圆天辞别黄龙观,来到青城山常道观拜谒四川道教领袖、全真道龙门派丹台碧洞宗第二十二代掌教师易心莹大师(1896-1976)。易心莹见傅圆天淳朴忠厚,遂分派他去上清宫任住持。1964年,39岁的傅圆天被推选为上清宫当家。“文化大”中,傅圆天带领道众将宫观内名人楹联、匾额碑刻等全部用纸糊上,再用“最高指示”或“口号”覆盖,使这些珍贵文物得以保存下来。

1979年12月12日,青城山道教协会成立,54岁的傅圆天被选为理事长(后改称会长)。1984年3月,在成都市道教协会第二届代表会议上,傅圆天当选为会长。1986年,在中国道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会议上,傅圆天被选为副会长。1988年7月,傅圆天创办了“青城山道教学校”。1989年11月12日至12月2日,全真道龙门派在北京白云观祖庭举行隆重的传戒大典,作为此次活动的主持者之一,傅圆天被授予大师称号。1992年3月,在中国道教协会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上,傅圆天大师当选为会长,并兼任中国道教学院院长。同时,他还担任全国政协。

十四年(1925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傅圆天大师出生在四川简阳九龙场一个姓傅的农家庭院里,俗名傅长林。

但傅长林出生后,尽管父母极其溺爱他这个“幺儿”,他的身体极是瘦弱。傅长林的父母都是虔诚的道,十分崇奉仙道和养生之术,因此他们决心把傅圆天送到与他们傅家颇有道缘的道观来——川西灌县(今都江堰市)水磨乡的黄龙观。

黄龙观的道长张永平,在蜀中颇有名望。

于是,12岁那年的秋天,傅长林和他母亲从简阳风尘仆仆地来到了灌县水磨乡的黄龙观,从此走进了道门。

张永平道长一见傅长林长得颀长瘦弱,颇似自己少年模样,心中便有几分喜欢,赐法名为“元天”。傅长林虽然入道,却未出家住观,不久就跟着母亲回了简阳,依旧在私塾里读书。只是每年冬、夏私塾休读之时,傅长林就要由家人送到黄龙观,伴师炼养,奉持。

就这样,傅长林断断续续地跟着张永平道长学了五、六年的道,晃眼间就成了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这时,傅长林已由一个体弱多病的孩童,成为健康强壮的青年。

傅长林母亲的初衷并不是真的要让儿子出家为道士,只是想让他在张道长的指导下,习炼一些丹功之类的功夫,以便能强身健体,健康成长。

但傅长林却在这段学道的时间里,特别是从师父张永平道长自身所具的扎实道功、道德和言传身教中,体悟到了道教的博大精深,领略到了内中所蕴含的高妙玄理。这时,傅长林已变被动为主动,已由一个简单的强身健体的世俗者,而成为对道业有浓厚兴趣,并自愿在更高精神境界追求的真正意义上的修道者了。

傅长林献身道教事业的志向,就是在这时候萌发的。

在傅圆天在黄龙观清修之中,转眼到了1949年岁末。灌县解放了。

从这个冬天起,沉寂的黄龙观不知不觉中有从未有过的变化。首先是那些过去从来不劳动的师兄们,开始与徒弟们一起扛了锄头,去山后的香火地劳动。其次,便是一些道徒的俗家托人传来口信,说家乡正在进行土改,人手一份,要他们回去参加分田,分“浮财”。

于是,就有些道士还俗回家去了。

昔日热闹的道观陡地清寂下来,瓦屋脊上的麻雀也敢落到院地上,跳跃着“喳喳”地鸣叫、觅食。

突然有一天,来了几位其他道观的道友,来约傅圆天一同还俗。

傅圆天对他们说:“你们走吧,我不走。20岁那年出家时,我就没打算过要还俗!”

道友们讶异地望着他,不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其实傅圆天心中的想法很简单:现在社会正处在变革之中,给许多无路可走的穷苦人创造了选择新生活的机会,其中也包括许多无可奈何走入道观谋生的道士们。但是,他不是因穷途末路才走入道观的,他是个自觉自愿的虔诚的修行者。他理解那些还俗的道友们,但他更坚定自己的意向,尽管世事动荡,他立志要走自己的修行之路!

此后不久傅无天收拾起经书,背起铺盖和一些日用品,独自一人向黄龙观背后的山里走去。在一处被猎人称为“老虎窝”的地方停住了脚步这时,这时已正是1951年的初春这时。

这里虽然荒僻,但环境却异常幽美:四周山青林翠,生机盎然,一条幽邃的小溪从谷底穿过,溪边怪石林立,山桃盛开,缤纷如云。最让人欣喜的是,小溪两边迤逦铺展开两缓坡地,可供人开垦、耕种。

傅圆天不觉喜欢起这个地方来。

再说,“凤凰不栖无宝地”,虎豹狮象也是珍奇灵兽,既然这些灵兽在此居得,我傅圆天也就居得!

于是,出家人的纯朴固执再加上年轻人的勇敢无惧,使傅圆天决定卜居于此,垦荒自养,修持炼道。

他寻到一处可供藏经歇身的岩穴放下行单,就提着锄头去开荒了。

这片人迹罕至的山野里第一次响起了耕作的锄声。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

傅圆天在开荒种地之余,不是在岩穴里阅诵经卷,就是打坐静思。

这期间,他熟读了《老子》、《庄子》,对行动也略有所悟。

傅圆天在独居深山的垦荒修道生涯中不觉就过了五年。在山中五年多的时间里,傅圆天自己感觉到道学日进。他读道经已能融会贯通,他真正理解了悟道,既要有静谧的环境,又要有心境的平静,古人所谓的“宁静致远”,其实那是一种自我身心与自然天地相融洽、相协调、相感应,达到高度和谐一致的境界。

傅圆天通过在“老虎窝”五年多的垦荒静思,终于悟到了他出家10年,入道18年来许多从未涉及的道理,他感到自己的身心都在那清宁的山野世界和“悟真”中渐渐通透起来,他的思想在飞升,他看到了一个与道合、与真同的光明未来。

1956年在灌县县政府的安排下傅圆天走出了“老虎窝”来到青城山住观,同期赴青城山驻修的道士共有40多人。傅圆天非常幸运地被留在了在全国道教界都有很高声誉的道教学者易心莹大师驻修的天师洞中,得以列其座下而闻道。在傅圆天的虚心求教中,在易心莹大师的孜孜不倦的教诲下,傅圆天在道学上得到了飞速的精进。

1962年,青城山上清宫无人管理,易心莹大师见傅圆天老成稳重,工作踏实,便委托他前往上清宫,实行全面管理工作。

傅圆天到上清宫当家后,除了接待好登山游人,还积极响应政府鼓励道教界参加祖国建设的号召,组织道众在山上开展植树、种茶、垦荒种庄稼,积极从事生产劳动。

生产劳动是傅圆天的优势,他不仅懂生产,而且极勤劳,事事带头苦干,在道众中很有威信。

不久,青城山成立道教生产大队,大家都说傅圆天做事肯负责,公正无私,头脑又肯想问题,就一致推选他当副大队长并兼任会计。

这样,傅圆天白天干农活,夜晚整理帐目,既要按传统照顾好老年道长,又要帮助和教育年轻道众,还要管理安排好上清宫的庙务,里里外外,任劳任怨地勤干苦做。

1966年,“文化大”在全国各地潮水般爆发,社会秩序一下混乱起来,串联、武斗、抄家、焚书、毁庙、砸菩萨……“破四旧,立四新”,整个社会突然丧失理智般疯狂起来。

一天,一伙冲上青城山,冲进天师洞,竟将德高望重的易心莹大师叫到三清大殿前罚站、训斥了一个多小时。

傅圆天听说后,赶忙到天师洞将大师接到山顶的上清宫秘密安顿下来。

一天,派“破四旧”破到了青城山常道观天师洞。他们冲进山门,在三清大殿前男男黑压压站了一,都穿着旧军装戴着红袖套,气势汹汹极是吓人。

常道观天师洞是青城山道观的文物精华所在,如果被破了“四旧”,不仅是对青城山道观的破坏,也会给中华传统文化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青城山道众明白其中的道理和自己肩上的责任,便奋起护卫,阻挡破坏。

们却认为庙里的一切都是“四旧”,理当破掉!并引用“语录”支持自己“破”的观点。

道士们也同样引用“语录”支持自己“不破”的观点,而且引用得相当准确、精当。

、派们大吃一惊,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些深居山林古刹的“牛鬼蛇神”竟也能引用“语录”!

最后,“破”与“不破”的辩论便演变成了纯粹的背诵“语录”的竞赛。最终,以的失败而告终。

然后、派们一走,易心莹、傅圆天等青城山各道观的负责人却急了:如果、派们明天还要来,如果他们不讲道理,将山上几个道观砸个稀巴烂,咋办?

最后,傅圆天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并且当即带着年轻道士们布置起来。

第二天,、派又上了山,但这伙一心要“破四旧”、要“砸烂旧世界”的、派冲进天师洞时,却即刻傻了眼:他们看见四周的殿堂、楼阁、牌匾、神像等文物,全都用彩纸裱糊遮掩起来,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当时非常权威的标语、口号、语录!

他们哪个都不敢上前,撕下那些写满标语、口号和语录的彩纸,“破四旧”了。

1976年二月,易心莹大师羽化。傅圆天便承接了易心莹大师的衣钵,做了青城山道教的住持,全面管理青城山道教的生产、庙务以及其他道业。

这时,青城山的道路、宫观、亭台因年久失修而显出了些许破败,傅圆天当住持之后就思谋着怎样来维修这些建筑、设施。

按传统惯例,道观的维修都是坐等香客施主的敬香还愿或者十方布施,但傅圆天却努力想探索寻找一条道教继承发展、自养自足的新路子,进而弘扬青城山的道业。

这样,傅圆天就把目光投注到青城山道观秘传的“猕猴桃素酒配方”上。早在1500多年前,青城山的道教前辈就开始用猕猴桃酿酒了,作为一种养生饮料一直延续至今。于是,傅圆天便利用“猕猴桃素酒配方”,试着勾兑,酿制造酒。经多次实践,反复试验,他终于掌握了酿制方法和技术。为了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在傅圆天的倡导下,青城道家猕猴桃酒厂建起来了,开始进行大规模的生产酿制。后因合作经营伙伴的问题和技术设备等问题停产倒闭。

1978年12月,中国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春风化雨,万物复苏,青城山道教也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新时期。

1979年12月12日,灌县(今都江堰市)青城山道教协会成立,傅圆天当选为会长。

青城山道教协会学习传达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青城山道教协会第六次代表会议在青城山道教学院隆重召开 张明心道长第六届理事会会长 青城山道教协会召开第六次代表会议 张明心道长当选第六届理事会会长 农历辛丑新年将至,青城山道教协会慰问青城山镇福利院老人 青城山道教所有宫观1月28日起暂停对外开放,暂停集体宗教活动 青城山道教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