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6 月 15th, 2024

范曾愿做国学向导

admin

11 月 6, 2023 #国学名家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兵

范曾被贴上很多标签:在世画家中,他的作品最贵,他纳税最多,他做的慈善捐款最多,他有最多的名人崇拜者,他的作品被用作贵重礼物最多,而他的假画最多……凭借名利,范曾成为当代画家中最受欢迎的人。 一个有争议的。

不过,范曾表示,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这些标签,也从来没有在意过。 “这有什么意义?没有意义,我从来不看这些新闻,我也不希望庸俗社会干扰我的思考。” 范曾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在范曾眼里,有很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他热爱书画的国学,不仅是研究,还愿意与世界分享。 至于是否会再次被贴上“国学大师”的标签,范曾表示,自己绝不是国学大师,甚至连“小大师”都算不上。 “我只想成为中国研究的向导,”他说。

暂时放下画笔谈国学

6月7日,中信出版社出版的范曾先生新书《国学讲座》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举行新书发布会。 本书是范曾100堂国学课的合集,旨在用古典国学思维来解决当今人们现实生活中的困惑。

除了出版这本《国学教材》,从今年2月开始,范曾还在北京卫视推出文化谈话节目《国学开始》,通过幽默、深入浅出的讲解带领电视前的观众。 中国研究。

普通观众可能会感到惊讶,一个书画家竟然有这样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众所周知,范曾曾说过关于中国画的八字格言:中国画“以诗为魂,以书法为骨”。 可见诗书画是密不可分的。 关系。 事实上,中国古代画家,尤其是宋代以后的画家,在书法、绘画、诗词方面都非常出色。 一些伟大的画家同时也是书法家,他们每个人在诗歌方面也都有很高的造诣。 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现代。 不幸的是,许多当代画家已经逐渐失去了这一传统。

事实上,范曾出版了诗歌、书法、绘画、哲学等专着160余种,其中国家图书馆收藏119种。 这次“国学讲座”从不同的角度、非常“接地气”的方式把国学带给了更广泛的受众。

确实,今天的中国正处于一个剧烈变革的时期。 喧闹的浮躁,让人失去了内心的平静。 剧烈的社会变革不断冲击着社会原有的道德和价值体系。 人们向中华五千年文明中寻找智慧。 这种渴望从未像今天这样强烈,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确实保留了许多理解万物运行的规律。 这些深刻、精髓、古老的智慧无疑是极其宝贵的财富。 于是,当今社会形成了一股“国学热”,国学的当前意义不断被发现。 其背后是人们渴望通过圣人的智慧来解决我们当前的困惑。

范曾说,这也是他放下画笔,希望成为国学“引路人”的初衷。 对于他个人来说,国学让他受益匪浅,他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从国学中受益。 至于什么是“读者”? 范曾认为,是为了帮助大家把国学变成大家都能理解的形式。

“我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国学最基本的精神。我能写文言文,我自己可以,但别人看不懂又有什么用呢?” 范曾说:“国家的发展取决于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有些人会觉得国学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国学确实不能解决你所有的问题,但国学能解决最多的问题。” “最根本、最重要的问题是人的灵魂问题。国学是灵魂哲学,是启蒙哲学。它可以启发你的智慧,净化你的灵魂。”

“大师”范曾

范曾有24个字的自我评价:痴迷绘画,会写作; 他偶尔写诗抒发自己的感情。 他善于读史,对古今之变迁略知一二。

书法、绘画、诗歌、历史……这些都是范曾一生经历中最重要的部分。 范曾先生1938年出生于江苏南通的一个文学世家,自幼就表现出书画天赋。 1955年,范曾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 由于对美术史的浓厚兴趣,1957年转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 1960年,22岁的范曾进入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大师蒋兆和的工作室。 1962年,范曾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

经历了文革十年动乱后,范曾于1978年调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1984年,范曾回到母校南开大学,担任美术系主任。东方艺术。 此时,范曾已成为中国最著名的画家之一。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范远赴欧洲留学。 1993年,范曾回国,继续担任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教授。 此后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快速发展,范曾几乎成为中国艺术市场上的“现象级”画家。 他的画作创下了惊人的升值纪录,其画作买卖群体的规模是其他画家无法比拟的。 他甚至组建了一个庞大的造假集团。

尽管范曾一再强调自己与市场无关,但他一直是发展历史较短的国内艺术市场的举足轻重的人物。 连续七年登上胡润艺术榜“最贵艺术家榜”,并多次登顶榜单。

如今,范曾拥有多重身份和头衔:北京大学中国画研究院院长、讲座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南开大学终身教授、南开文史学院博士生导师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元文化主义特别顾问”、“法国荣誉军团骑士”获得者…

年过七十的范曾,虽然不再担心“大师”的光环和拍卖会上的数字,但他仍然热衷于用自己的方式传承自己热爱的中国文化:书画、诗歌和散文。 ,现在出书、上镜也是如此。

与范曾对话:

建议大学开设国学课程,与数学同等重要

《中国经济周刊》:绵延数千年的中国经典博大精深,但毕竟不是所有内容都适合当今时代。 如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您选择“中国学课程”内容的标准是什么?

范曾:国学只有好坏之分,没有新旧之分,因为只要足够好,它就会有长久的生命; 如果不好,自然不会被当今社会所接受。 我讲国学最重要的经典是《周易》、《大学》、《中庸》,儒家的孔孟,道家的老庄。 脑海中浮现三部佛教经典:《心经》、《法华经》、《坛经》; 在艺术方面,书法和绘画是我最熟悉的内容,我也会比较东方和西方。

《中国经济周刊》:现在中国学很流行。 各种国学大师比比皆是。 许多大学甚至中小学都开始开设国学课程。 这股“国学热”是否应该有一些“冷思考”? 对于这些现象你怎么看?

范曾:动机肯定是好的,但是我没有调查过结果,所以不能下结论。 但我认为目前最重要、最紧迫的是要有经典教材。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大学,一定要有经典的语文课本,因为如果学生特别是孩子,盲目地读一些没有规律或者不是很经典的语文读物,效果就不太好。 事实上,我也在集中精力请一些真正懂国学的人来编写小学教材、中学教材和大学教材。 另外,我建议大学的国学课程也应该算学分。 这比外语更重要。 应该被提到更重要的位置,成为主菜。 它和数学一样重要。

另一方面,学生学习国学的方式也很重要。 听说很多人要求孩子背《弟子规》之类的东西。 我认为这是非常荒谬的。 现在已经不是科举考试的时代了。 重点不是背诵,而是让孩子明白道理,培养兴趣。 国学一定要让孩子喜欢、接受,一定要学适合孩子的方法,比如游戏式的(方法),否则背诵就没用。 意义。

中国经济周刊: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全球传播,您有什么建议吗?

范曾:现在不是谈论国学全球化的时候,因为我认为国学在海外的推广是一个巨大而缓慢的过程。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未来20年,全球将有20亿人说中文,但全球将有30亿人使用英语。 英语无疑仍然是世界最强大的语言,但中国文化确实会吸引世界人民更多的关注。 ,学习汉语将会像学习英语一样成为更加普遍的选择。 过去20年中国做得非常好。 目前全球已有300多所孔子学院。

《中国经济周刊》:现在中国很多有钱人、所谓的精英人士都非常愿意学习佛教,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 你觉得这怎么样?

范曾:如果他们能够通过学习佛法来解决一些精神上的困惑,那就太好了。 佛教认为,人类来到这个地球,就来到了无边的苦海。 一个人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 无知是一种无名的烦恼。 知道太多也会带来麻烦。 现代人更为后者所困扰。 。 你们都有手机,网上信息又多,会带来麻烦,所以我基本上不使用电脑,也不上网。 我不知道谁骂我,因为我知道陶然的喜悦。

灵魂需要修行,和有钱没钱无关。 不用去深山老林,不用去寺庙烧昂贵的香。 你可以坐在地上,地就是你炼功的地方。 。 商人往往是无情的。 佛教的观点可以帮助一些商人体验到大慈悲心。 因此,生意人不妨多读读佛经,放下烦恼。

本刊2021年第23期封面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