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张理穷道长荒寒天都的国学奇葩

admin

11 月 4, 2023 #国学名家

我是道长,我的俗名是张志诚,法名则是理穷。我是当地道众眼中的张道。我1910年10月1日出生于甘肃省天水县。早年,我出家于榆中兴隆山,我是清代高道悟元子刘一明真人法裔。解放前夕,我开始云游,并来到了宁夏海原县天都山。 我对建筑、针灸、美术、书法都有过研究,有些方面的造诣颇深。在1998年,我发表了一篇名为《六十年来的学习体会》的文章,在《中国道教》第一期上。我编写了《河图洛书与先后天八卦》,深刻揭示了道教“抱元守一”的真谛。这本书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我出家的经历如下所述:我予法名张理穷,号悟心子,是在兴隆山娘娘殿出家的。我的师爷姓胡,名上明下清,而我则师从姓杨上至下林的师父。我生来就是孤苦伶仃,幼年只能以单身一人为生,十八岁时便开始辛勤劳作, 为了日常生活疲于奔忙。在某个时候,我身中大病,并得到中西医师的认证,认为我病入膏肓,无法治愈。直到我遇见了一位名为张鸿仪的教会医院西北疗养院院长,他非常仁慈,经过仔细诊断后告诉我,我的左肺里有一个巨大的腐烂洞。并且我的胸腔也很危险。粘连告诉了我,在我身患劳累过度的疾病时,医生告诉我只有去山林幽静处修养才能恢复健康,否则就没救了。于是我想到了兴隆山,觉得这正好符合医生的建议,决定上山出家。可是出家后的不到一个月,我的病就全不见了,我食欲大增,身体健康壮实,成为全山七八个人中的大力士,这真是个奇迹,感谢神力! 西华山位于宁夏海原西部,和位于甘肃境内的屈吴山对峙。山的东麓居民密布,村庄和道路密集,西安州城池遗址还显眼地矗立着,宛如如故。山的主峰是天都山,它形态峻峭,高耸入天。在古时,这里有茂密的树木和清新的空气,西夏王元昊曾在此建造了夏宫,亭台楼阁隐现在云端之上,宛如仙境一般。这可能是山名的由来。元昊的仙山琼阁在成吉思汗的战火中消失了,此后当地的信徒为了怀念道,筑建起了天都山道观,并以山的名字来命名。从此的几个朝代中,天都山道观遭受了许多挫折,不少道士也还俗了,天都山再次变得寂静。 天都山道观的复兴,与一位仙长张理穷的辛勤努力紧密相关。当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天都山形象凋敝,一片破败景象。山下溪流中发生了多次洪水和山体滑坡,百姓们遭受了许多灾难。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决定复兴天都山道观,希望带给当地居民们希望和信仰。家中赤贫,我一无所有,无力再去修复道观。但幸运的是政策宽松,有志于修复道观的我决定义无反顾地上山开始这项艰巨的工作,并且坚持了一生。我投身于这项事业,用我的真心和劳力终于让天都山恢复了下来,香火重新点燃了。我的坚持动人心魄,神仙们感动地来到山下帮忙,四面八方的信众也纷纷前来义务帮工。他们为修复道观劈山凿石,烧窑制砖,按照原来的样式和布局逐个修复。我们成功地修复了已经断流的泉眼,解决了天都山缺水的难题。或许是天人合一的原因,当我重建殿堂时,无法找到旧时的资料,不能准确确定位置。但是我胸有成竹,指挥众人放线开挖,让我们在恢复前找到了旧址。 十年之后,天都山香火重新燃烧,数十座殿堂和楼阁全部恢复原有的容貌,还增建了一些新的建筑,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成功与成就。我在修复道观的同时,也看到了山林荒疏的情况,因此我率领道众一起种树绿化天都,引起了政府的赞赏。道观兴旺发达,但我依然不忘为祖国做出贡献。去年,长江大水肆虐,我自发地号召我的徒众发扬济世救人的精神,捐款1200元给灾区。可就在此时,天都山也遭受了旱灾。由于天都山道观香火日益旺盛,我的名声也随之而来,成为众人瞩目的人物。在1998年,中国道教协会举办了第六届代表大会中,我荣幸地当选为理事,为我一生中的巅峰时刻。

我是一个直率而宽厚的人,处事机敏果断,与当地政府、管委会和信众们相处融洽。我将手上的工作做得富有成效,而且认真负责,经过长时间的努力,让修复天都山成为一个屋宇严谨、庭院幽雅之处。在建山过程中,我记下了许多苦辛和心得,用一本笔记本详尽记录下来。我的笔锋秀逸,字体优美,这正是从生命中的奋斗和磨难中提炼出来的精华。我的住处是一间狭小的砖石房子,名叫“自在石屋”(对联:愿承人间不幸事,不求造化分外恩),从光线到生活,都显得十分的困苦。屋里面有一台木质手摇纺车,看起来很朴实无华,但是我拿着纺车织毛衣,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我都几十年如一日地默默劳作着。

在白天奔波于道观建设之中,晚上则在煤油灯下坐着奋笔疾书,完成着书写,从而创造了许多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