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月 22nd, 2024

正确评价世界近现代史上的历史人物.doc

正确评价世界近代史上的历史人物 正确评价世界近代史上的历史人物 【作者简介】秦元春,1964年出生,淮南师范学院历史系讲师。 淮南232001 历史科学是一门准确而严谨的科学。 正确认识和评价历史人物及其在各个时期的活动,是历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世界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存在着许多不同类别的历史人物,由于特定的条件和环境,他们具有相对复杂的特征。 因此,遵循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正确评价历史人物,在历史研究和教学过程中显得尤为重要。 正确评价资产阶级革命的各个领导人物。 世界近代史就是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的历史。 资本主义社会同封建社会一样,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阶段。 17世纪至18世纪发生在欧美的早期资产阶级革命,就是用资本主义制度战胜了封建制度,体现了资本主义制度相对于封建制度的巨大优越性。 当时,上层金融资产阶级最先领导革命并夺取政权。 这并不奇怪。 因为它是经济上最强大、政治上最成熟的阶级,它建立统治权力是客观的历史必然。 因此,正确评价资产阶级革命初期的先锋历史人物,必须立足于时代特征。 《共产党宣言》说:“资产阶级在历史上发挥了非常革命的作用”。 马克思的这一观点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如何评价克伦威尔? 首先,克伦威尔是世界开始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变的历史时期的人物。 他能够顺应当时世界由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变的历史潮流。 他的历史使命是在英国推翻封建制度,建立资本主义制度。 克伦威尔基本完成了历史赋予的时代任务。 革命初期,他参加了反对斯图亚特王朝的斗争。 后来,在审判查理一世期间坚定立场后,他全程参与了国王的审判。 正是由于他的坚持,国王被送上断头台,英国被宣布为“共和国和自由国家”。 毫无疑问,克伦威尔推动了英国社会的变革和向前发展。 其次,克伦威尔指挥过多次重大战役,具有杰出的军事才能。 克伦威尔不愧为英国资产阶级的开国元勋、杰出的资产阶级革命家。 我认为,评价克伦威尔时,应该观察他是否符合整个历史发展的要求。 我们不能仅仅因为克伦威尔追求个人利益、贪图权力、征服了爱尔兰就否定他,更不能因为他有能力征服爱尔兰就否定他。 时间和班级的限制使他要求很高。 华盛顿的评价基本上纠正了过去受“左”倾思想影响只给予抽象肯定的做法。 更为分歧的是对法国大革命中一些主要人物的评价。 事实上,法国大革命无论在深度还是广度上都超过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和美国革命。 雅各宾专政是法国大革命最深刻、最彻底的阶段。

历史人物罗伯斯庇尔对法国大革命做出了最伟大、最突出的贡献。 革命风暴前夕,罗伯斯庇尔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政治斗争中。 在三级会议选举之前,罗伯斯庇尔出版了革命小册子《致阿托瓦》。 在革命初期,罗伯斯庇尔作为公认的群众领袖主持了每周一次的《宪法捍卫者》。 1992年12月10日起义后,当选巴黎公社和国民公会成员,领导雅各宾派,坚决主张处决国王路易十六,打击普奥干涉势力。 1793年起义后,罗伯斯庇尔领导雅各宾政府、公安委员会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平息吉伦特派反革命叛乱,粉碎欧洲君主国的武装干涉,捍卫和推动法国大革命。 尽管罗伯斯庇尔受到时代和阶级的限制,犯了严重错误,但他仍然是法国大革命中勇敢的资产阶级革命家。 至于拉斐特,过去苏联和我国有关他的历史著作几乎无一例外地对他做出了负面的结论。 这需要进一步研究。 事实上,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拉斐特被巴黎各区选为新组建的巴黎国民警卫队司令。 他一直担任这一军事职务直到1791年11月。拉斐特无疑对这支新武装部队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作为法国大革命时期君主立宪制的领导人之一,他在摧毁封建专制国家制度、初步建立资本主义国家制度、使法国大革命沿着向上的道路发展方面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尽管他的政治生涯中存在难以逾越的污点和罪行,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他在法国大革命初期所发挥的作用的理解和肯定。 同样,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布里索也不应该被棍子打死。 作为吉伦特派的主要领导人,布里索在革命初期创立了“法国爱国者”,并做好了迎接革命的充分准备。 大革命爆发后,布里索积极赞同革命,倾向君主立宪主义者。 在吉伦特派执政时期,布里索作为吉伦特派领袖,在进一步攻击封建制度、宣布建立共和国、打击欧洲干涉势力、保证资本主义的自由发展等方面做了一些好事。经济。 布里索虽然反对革命的进一步发展并试图逃跑但失败了,但他仍然是一位有功绩的资产阶级共和派领袖。 解放以来对丹东的评价几乎照搬了苏联的历史观点,说他宽容、投降、逐渐成为颠覆共和国的危险敌人等等。虽然年仅35岁的丹东却出现了政治失误到了晚年,他的历史功绩是无法抹杀的。 1792年2月10日丹东参加起义,当时传来凡尔登陷落的消息。 在祖国存亡危在旦夕的时刻,丹东发表了著名讲话,号召人民拿起武器,保卫祖国。 可以说,1792年夏秋是丹东革命生涯中最辉煌的一页。 在资产阶级革命初期,每一位开创性的历史人物在历史上都有其应有的地位和作用,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承认。 至于后期各国资产阶级革命中的著名人物,如俾斯麦、林肯、加富尔、拿破仑三世等,我们既不能用他们的功绩来掩盖他们过去的过错,也不能用他们的过错来否认他们的错误。他们过去的成就。 我们应该努力对我们的工作给予适当的科学肯定。

列宁指出:“无产阶级敌视一切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表现形式,但是这种敌视并不免除它区分历史上资产阶级人民的进步和反动的责任。” (注:《列宁全集》)第8卷第34期 正确评价国际工人运动各派领导人物。 在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的国际工人运动中,马克思主义者代表了运动的发展方向和未来,但在这场运动中也出现了各种敌视马克思主义者的机会主义派别。 对这些派别领导人物的研究,应该更加详细地分析他们思想发展的过程和各个阶段,尽可能具体、生动地再现每一个历史人物的全貌。 拉萨尔是德国工人运动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也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物。 他的活动和意识形态是双重的。 1848年德国革命期间,他响应马克思的号召,全身心投入革命斗争,并为此锒铛入狱,但他也对旧法制、旧法制抱有幻想。 1960年代初,他帮助工人摆脱自由资产阶级的影响,为建立德国工人的独立政治组织做出了巨大贡献。 同时,他暗中与俾斯麦百般勾结,试图将全德工人联合会变成普鲁士王朝的皇家工具。 尽管如此,拉萨尔在1848年德国革命和10年反动统治期间(1858-1869)的表现,我们基本上还是应该肯定的。 巴枯宁是俄罗斯历史和国际工人运动史上影响深远的人物,被誉为“无政府主义之父”。

然而,人们并没有过多关注巴枯宁早期是一位民主主义者的历史事实。 1842年10月,巴枯宁开始在卢格主编的《德意志年鉴》中以儒勒·埃利扎的笔名发表《德国的反应》。 文章“法国人编选的片段”。 在这篇文章中,他主张作为法国民主主义者的自由、平等和博爱,从而标志着他的民主思想的形成。 1843年,巴枯宁在《瑞士共和报》上发表了《论共产主义》一文,表明他的民主思想有了新的发展。 1847年11月,巴枯宁在巴黎纪念1831年波兰起义的会议上发表反对沙俄专制的演讲,体现了他民主思想的成熟。 1848年,巴枯宁在巴黎《改革报》发表的《宣言》以“共和国万岁”和“民主万岁”的激昂口号结束,表达了他对欧洲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胜利的信心。 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他投身于1848-1849年的欧洲革命高潮。 从法国军营到德累斯顿的街垒,他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不久之后,巴枯宁从民主主义者转变为无政府主义者。 这是巴枯宁的个人悲剧。 尽管巴枯宁发展成为一个兼具“骗子、强盗、暴发户、复仇者、奸商特征”的人物,但他的早期民主阶段仍然应该得到承认。 众所周知,伯恩斯坦是修正主义的鼻祖。

伯恩斯坦作为苏黎世“三集团”成员的历史以及《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出版前后的历史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伯恩斯坦在担任《社会民主党》主编期间的活动却常常被忽视。 事实上,伯恩斯坦和考茨基一样,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都是一位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和马克思主义者(注:新的讨论,请参见彭述之:《伯恩斯坦与“社会民主党人”》,载《马克思主义杂志》)西北大学》,1981。)。 从伯恩斯坦的整个演化史来看,他的人生演化经历了一个弯曲的过程:从青年民主党的下降线到“苏黎世三人”的成员,再沿着上升线进入革命社会。 民主派,即马克思主义者阶段,最终沿着下行路线发展,成为修正主义者和社会帝国主义者。 这个发展过程表明,他具有与考茨基不同的特点。 考茨基早期是民主主义者,中期是马克思主义者,后期成为修正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叛徒。 从这个意义上说,伯恩施坦是一个比考茨基更为复杂的历史人物。 普列汉诺夫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一个比较复杂的领导人物。 早期,他是一个民粹主义者。 后来,他与查苏利奇、阿克雪里罗德等人在日内瓦创立“劳动解放社”,翻译介绍了大量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积极宣扬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 理论,并对伯恩斯坦、施密特等人的哲学修正主义展开了原则斗争。

此时普列汉诺夫已成为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 1903年以后,他在战略和组织问题上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之间摇摆不定,总的倾向是充当孟什维克的思想领袖。 1914-1918年第一次帝国主义战争期间,他成为社会沙文主义者,与考茨基一起鼓吹“保卫祖国”的资产阶级口号,最终彻底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 列宁不仅对普列汉诺夫一生的功过采取了现实的分析态度,而且在坚持原则斗争的同时肯定了他的历史功绩。 他还分析了普列汉诺夫人生的某些阶段,比如1903年到1914年。2016年,我们也采取了具体分析的态度。 列宁指出:“1903年以来,普列汉诺夫在战略和组织问题上一直可笑地摇摆不定:(1)1903年他是布尔什维克;(2)1903年他是布尔什维克;(3)1903年他是布尔什维克。” (2)1903年11月(火星报,第25页)主张与“机会主义”孟什维克建立和平;(3)1903年12月,他是孟什维克,是一位热心的孟什维克;(4)1905年春,布尔什维克胜利后,他为“敌对兄弟”统一而战;(5)从1905年末到1906年中期是孟什维克;(6)从1906年中期开始,有时离开孟什维克,在议会中斥责孟什维克。 1907年伦敦国会(切列万宁已经承认)“组织无政府主义”;(7)1908年与取消派决裂;(8)1914年再次皈依取消派。

”(注:《列宁全集》第20卷,第359-360页。)列宁认为,由于普列汉诺夫的政治态度摇摆不定,他不可能组织一个“学派”,最多只能是搅动一下。 ”不过,列宁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也指出:“普列汉诺夫的个人成就在过去是伟大的。 从1883年到1903年的20年间,他写下了许多杰出的著作,特别是反对机会主义、马赫主义者和民粹派。 ”(注:《列宁全集》第20卷第359页。)1918年,列宁甚至发出号召:如果不学习普列汉诺夫全部哲学著作,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自觉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者。1922年,列宁提出出版《普列汉诺夫文集》,收集散落在国外的普列汉诺夫的手稿和书籍,因此,即使小人是小人,也需要把他放在特定的社会历史环境中去审视他的历史活动,从而判断列宁对普列汉诺夫的现实评价和豁达态度,为我们树立了典型的马克思主义对复杂历史人物的评价。【编辑】池宇(本文来源:“论文”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