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25th, 2024

这篇长达1500页的博士论文首次发表他的致谢如下

文字 《中国科学报》记者甘晓

他首次对“水杉”进行了鉴定并命名,推翻了水杉已灭绝的结论,被誉为“现代水杉之父”。 他就是胡先粟。

作为中国植物分类学的重要创始人和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胡先苏通晓中西知识,为人正直。 他一生阅历丰富,勇于言说、着书立说,留下了无数的文字。 然而,由于各种历史原因,他的著作从未完全汇集在一起​​。

近日,全景描绘胡先苏一生的《胡先苏全集》(以下简称《全集》)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在北京首次发行。 全集共19卷,近1300万字,涵盖胡先苏的专着十几部,科技论文150篇,文学、社会、教育等方面的文章200多篇,诗歌800多首,一致。 《全集》历时9年,完整呈现了一个真实的“水杉之父”。

“文章写的是往事,得失你细算。” 新书发布会上,胡先苏后人、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学院教授胡晓江总结了《全集》的编写全过程。

近代历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

《胡先粟全集》发布。甘晓/摄

首次发表博士论文

在中国植物界,《中国植物志》曾是研究者必知、必读的参考资料。 对于胡先苏个人来说,完成这部令人心碎的作品也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1920年至1921年,胡先苏在东南大学生物系任教期间,曾到浙江、江西等地进行大规模的植物采集,发现了许多植物新种。 然而,胡先苏在对采集到的标本进行进一步研究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植物分类研究需要对原始文献进行研究,并以已确认的植物标本为基础。 但当时中国植物学尚处于起步阶段,既没有文献资料,也没有标本,采集到的植物鉴定困难。

1921年,胡先粟写信给东南大学校长郭秉文,明确表达了再次赴美留学的愿望。 当时,他从加州大学获得植物学学士学位,回国才五年。 这次,他的目标直接是编撰《中国植物志》。

1923年,他如愿以偿来到哈佛大学,与阿诺德植物园著名学者约翰·乔治·杰克一起进行博士论文研究。 经过两年的夜以继日的工作,胡先苏于1925年完成了题为《中国斑藻属概要:及代表种描述》的论文,胡先苏将中文标题记录为“中国植物志”。 这是中国人完成的第一部中国种子植物分类学专着,记载了中国种子植物的主要属和代表种,包括种子植物214科1956属约3700种。

本书最初因缺乏完整的植物照片而未出版,但已成为研究中国植物物种、确定其分布和分类的重要文献。 20世纪30年代,国内各植物研究机构相互传递该论文多达10次。 一些打字稿在战争和社会变革中幸存下来,仍然保存在重要植物研究机构的图书馆中。 这些版本的外观不同,打字精度不同,甚至内容也不同。

直到近一百年后的今天,这篇博士论文才首次在《全集》中正式发表。 在植物学家看来,《中国迷》的正式出版,实现了胡先苏的个人心愿,也是对中国植物分类学百年历史的完美致敬。

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_近代历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人物论文/

胡先苏博士论文亮相。胡晓江供图

此外,在专业论文方面,《全集》还收录了胡先苏一生撰写的中英文专业论文126篇,以及《高等植物学》、《种子植物分类学讲义》等10部植物学著作。和《经济植物手册》。

科学之外

胡先粟虽然把科学研究作为毕生的追求,但在科学之外,他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不可避免”的人物。

作为古体诗人,胡先粟的才华在他完成博士论文时首次显现出来。 他以《中国植物志》为题作诗:“愁夜窗外听枫风,灯火尽尽。艺终” ,只能写草木,浮生鱼虫,终于知错路,羊迷失,三年刻功,梨枣将成灾了,海浪还来待风。” 诗讲述了撰写博士论文的艰辛,表达了对研究成果的远大抱负和回国创造新事物的渴望。 报国事业也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谢谢”。

《全集》卷十七《禅安诗》收录了胡先苏的诗作1000多首。 这是迄今为止出版的最全的胡先粟诗集。 诗的内容从古代言情到小事,记录私人生活中的琐事,包括会见朋友、庆祝生日,甚至还债。 编辑团队认为,胡先苏所推崇的宋体诗词注重人物的精炼,喜欢使用偏人物和典故,这对今天的读者来说不容易理解,需要专家的详细注释和深入解读。

其中最著名的一首诗是写于1961年的长篇科学诗《水杉之歌》。它从一亿多年前的地质时期的白垩纪时期开始,描述了远古地球板块的漂移、气候变化、古代物种的灭绝。 至今水杉重新繁殖的过程。 “这是植物学家胡先苏与古代诗人胡先苏的完美结合。” 胡晓江说道。

近代历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

《忏悔诗稿》封面。胡晓江供图

除了诗词、科学之外,胡先苏还擅长撰写批判文章。 《全集》第15卷《人文著作》收录文章147篇。 内容包括思考传统中国如何面对新世界的文学批评,也包括抗战背景下的救亡图存和中国战后道路选择的内容。

当然,最让编辑团队惊讶的还是《长生殿》全英译本的出土。 2018年8月,当《全集》的编撰达到原定出版日期时,该书17卷的主要内容已基本完成。 “我们找到了完整的《长生宫》的英文译本,因为找到了,所以我们把卷数从17卷扩大到了18卷,整个出版计划推迟了一年。”

《长生殿》的英译,开启了胡先苏庞大的中国经典英译工程的一角。 1930年代中期,他完成了170首苏东坡诗和完整的《长生宫》的英译,完成了他对宋代文化的介绍。

近代史人物论文_近代历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

《长生殿》第42章“重葬”翻译。胡晓江供图

文学、诗歌、书信的融为一体、相互交织,是胡先粟一生对科学之外的人文精神的实践。

寻根之旅

胡晓江是胡先苏的孙女。 对她来说,编撰《全集》是一次寻根之旅。

2014年,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教授胡德坤担任总规划师。 胡晓江、国家植物园北园首席科学家马金双、庐山植物园科学史家胡宗刚担任主编。 《全集》编撰工作启动。 那年是胡先苏诞辰120周年。

胡晓江的寻根之旅随即开始。 2015年,她获得了马金双专程前往俄罗斯科学院档案馆的史料。 2016年,她前往爱尔兰比尔城堡寻找罗斯伯爵与胡先苏的书信往来,了解胡先苏与六世罗斯伯爵的跨国友谊,体会胡先苏两次邮寄水杉种子时的真实感受…

随着史料挖掘工作的推进,《全集》内容由原来计划的15卷逐步扩大到16卷、17卷、18卷……承担出版任务的江西人民出版社顺利出版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最终交付19册。 优秀的答卷。

九年后,胡晓江试图拨开迷雾,还原一个早已埋藏在历史洪流中的胡先苏。 “胡先苏的涵盖面太广,同一卷内容还包含大量跨境问题,中英文、图文混杂,给编撰带来很大困难。” 她说。

以博士论文为例,胡晓江表示,1500页的博士论文字迹模糊,字迹难以辨认。 其中包含的英文单词都是100年前的植物学专业词汇。 本次发表的博士论文主要是根据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图书馆保存的打字稿进行的。 对于编辑过程中发现的缺页、缺段等问题,还使用了哈佛大学保存的其他成绩单和博士论文。 原来是补充的。

“没有什么是容易的。” 每当编纂工作进展困难时,胡晓江都会鼓励自己,“想想编《梁启超全集》用了36年,编《祝可桢全集》用了17年,《全集》用了17年”。欧拉著作》,已经一百多年了,还没完成!”

在这段寻根之旅中,胡先苏让胡晓江走进了植物学以及植物学之外的世界。 “通过关注胡先苏的写作活动和交流内容,我接触到了地质学、文学批评、诗歌、戏剧、历史学、人类学、国学、图书馆学等各个领域的专家,”她说,“这是由于胡先苏跨越传统与现代的思维,跨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专业知识,跨越汉语与西班牙语的语言跨度,跨越古今的时间跨度,跨越中心与地方的地理跨度。”

用多人的专长,成就一个人的伟大,胡先苏,或许这就是胡晓江寻根之旅的意义。

近代历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

编辑 李云

排版 郭刚

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_近代史人物论文_近代历史人物论文/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识别

近代历史人物论文_近代史著名人物论文_近代史人物论文/